云上风盏

经常爬墙
杂食
现吃全职/魔道/
藕饼/地笼/一梦江湖相关

求推文和推一些完结伪历史~

最近tag里好多阅读体伪历史文,看了以后超级喜欢这个题材呀,但是质量又参差不齐,而且都没看见过完结了的,求一下这两种类型的好文,最好是完结的。

论坛体或者特别甜的完结文我也可以!!!谢谢各位姐妹了!!!缺粮简直太难受了555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分界线

目前已经看过的大家推荐的伪历史完结文:
-八卦直播间
-历史直播间
-魔道考据史
-昆仑镜
-后人的记载,自己的风云历史
-溯时秘境
-回溯

论坛体太多啦,名字又很长,所以不放了嗷,但是还是要谢谢那位给我推论坛体的姐妹!

链接走评论~

【地笼】觑著无由得近伊·帝俊番外

·前篇点我合集看


·“镜里拈花,水中捉月,觑著无由得近伊。”


·一句话藕饼


——镜里拈花


那时,他和敖广都是意气风发的少年人,年年月月并肩作战。


他们大败敌军,庆功宴上忍不住贪杯了。


心上人和天上月,他怎么忍得住呢。


春宵暖帐,红幔纱罗。


第二天清晨,他怀抱着满腔的爱意,想对敖广告白,想和他永永远远地一辈子在一起。


可是他啊,只看见了空荡荡的营帐。


后来他还是去找了敖广。


躲闪的目光,冰封般的气氛,把他的一切喜欢一切幻想全部打碎了,他自嘲地想,算什么呢。


从头到尾,只有他在自作多情。


于是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和敖广相处,于是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帝俊,于是他们…还是朋友。


——水中捉月


一个夜晚,敖广喝了酒,他的眼里盛着无边星光和万里江山,敖广对他说:“帝俊…总有一天……嗝,这繁华盛世…都将是我们的天下。”


我们的…天下。


彼时他对敖广所剩的爱意寥寥无几,余下的是满腔酸苦和不得已而护之的可怜的友情。


他感到膈应。


——明明说好我做天帝,你做我的属下,现在,却成了我们的天下?


我们的天下,你的,还有我的。


野心真大。他讥讽。


原来我和你,连友情甚至是情之一字,都不曾存在过。


——觑著无由得近伊



他如愿以偿坐上了天帝的位置。


“你知道新天帝上任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?”


“好像是把那条叫敖广的龙囚在海底。”


囚,在,海,底。


他娶了两个女人。


一个叫羲和,另一个叫常仪。


他不爱羲和,也不爱常仪。


他和羲和先成婚。


羲和没有告诉帝俊,夜里的人是敖广,可她自己是知道的。


后来他发现羲和笑起来像敖广,很温暖,就像多年前,东海海平线上初升的太阳,仿佛永远不落。


常仪的气质像敖广,清冷冷的,他曾经爱煞了这副模样,如今又恨煞了,但是敖广啊,也依旧还是他寂寥一生中,那一弯永存的明月。


…可她们都不是敖广。


可帝俊还是把她们留下了,羲和为他生了十个太阳,常仪为他生了十二个月亮。


他想,他要对她们好一点。
他想,他要忘掉敖广。


他很成功。


当他再见到敖广的时候,他还是那个威严的天帝。


直到敖广,遍体鳞伤,奄奄一息。


——添憔悴


他听见敖广那么维护敖丙的时候,暴怒了。


他把天宫里的人尽数赶出去,挑起敖广的下巴,质问他:“敖广,敖丙的父亲究竟是谁?值得你这么维护他和敖丙?”敖广,你心中到底有过我的一席之地?


敖广没说话。


他猖狂笑道:“好,好啊!”


他好嫉妒,他好狠。


但他更痛。


/


敖广死了。


曾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龙族垂下了高傲的头颅,麟甲破碎不堪,再没了一丝生气。


他恍恍惚惚走到南天门。


他看见了敖丙。


和敖广当年一样的蓝发蓝眸,长相清冷,生得一副高傲的模样,眼眸末端的弧度却是温柔的,眼睫颤动着——是蝴蝶濒临崩溃时,落下的泪。


一如多年前,被他偶尔欺负一下便委屈巴巴的小龙。


哪吒正在他身边拉着他。


他呆呆地看着敖丙。


那些生得高傲的眉间眼处,诉说着多年前他问过敖广的那一句话,……的答案。


“帝俊,喜欢的,我是喜欢你的。”

【华武】行至水穷处Ⅲ

7.



温之和归叹慢慢踱步下山。



温之道:“师弟,师父说,金陵城今晚有一场烟火。”


“所以,你愿意和我去看吗?”


盛世烟火,你愿意陪我吗?


武当的一位小道长喜欢写话本,颇受女修喜爱,称为什么“恋爱圣经”。


归叹闲来无事是翻过几页的。


可此刻他才真正明白,什么叫“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”


大抵是,“我愿意。”


8.


他们一路用轻功飞到了金陵城外。


温之笑道:“飞不动啦,小师弟陪我消消食。”


他也笑:“不小啦。”


于是他们下了剑,漫步在街上。


9.


烟花开始放了。


路边的许多小姑娘都对温之和归叹报以带着羞涩的目光,烟花的映衬下,温香软玉红了脸,倒是动人。


更有甚者,将那秀丽的花抛到了归叹怀中。


温之偷笑。


9.


温之故作一副严肃的样子,对归叹道:“师弟,这么多人喜欢你呢,你也不小啦,有没有对哪个姑娘动心呢?”


10.


“师兄。”归叹无奈。


这个世上,人来人往,来了又离开,通常留下一笔痕迹就默默离开,他知道,这些人都是风。


但他也知道,他的心里,是住着那么一颗独一无二的,璀璨又明亮的星星。


此时此刻,星光璀璨。


11.


温之其实早就知道归叹喜欢的是自己。


但他没有戳破。


归叹是华山的雪,明亮而冷冽。


可武当太温暖了。


他看着归叹那双盛着烟火,担着星光的眼睛。


原来衰老、贫穷和爱,真的是藏不住的。


12.


美人心喜于自己的容貌,剑客骄傲于自己的剑道,在无数个江湖传闻里,在无数个话本里,归叹都是那个美人,都是那个剑客。


剑眉星目的墨归叹也好,一剑破万法的天临剑也罢,都是他,都是喜欢着温之的他。


他有信心。


即使现在得不到,他和温之,也还有无数个未来。





【地笼】山有木兮

——山有木兮,


当年的龙族,是妖族的霸主。


敖广,也是最意气风发的天之骄子。


彼时,九重天之上,天宫之中,一见倾心。


“小龙,你叫什么名字呐?”


“敖广。”


“小龙,你喜欢我吗?”


敖广沉默了很久,帝俊以为……他不会得到回答。


……喜欢的,好喜欢的。


——木有枝。


“你听说了吗?天帝帝俊要与羲和成婚了!”


“嗯嗯,我们龙太子也收到婚帖了呢。”


物是人非。


“东海龙王敖广……恭贺天帝新婚。”


敖广送的贺礼,是月老处苦苦求来的同心结*。


“愿天帝与天后,永结同心。”


同心结,月老三百年精力才能做一对,同心结如果黯淡,代表的是对方受到危险,随时随地都可以传送到对方身边去。


还代表……红线。


和生生世世,的爱。


是敖广,用他自身百年气运,换来的。


……也是他原本想送给帝俊的。


——心悦君兮,


敖广假扮成了羲和。


“羲和……我爱你。”


醉酒的人这么喊他。


那一晚他丢下了所有廉耻。


他只想好好抱紧他的心上人。


最后一次。


红帐春宵。


“羲和……羲和……”


——君不知。


“帝俊,我有了你的……”


“东海龙族敖广,封为龙王,带领其他龙族,永世镇压海底恶兽,不得出。”


偷来的,终究是偷来的。


/


偷窃灵珠。


“敖丙,你要振兴龙族。”


/


“我不想再让我的族人因我受罪了。”


“灵珠是我偷的,与我儿无关。”


三千五百四十一道天雷,尽负一人身。


/


敖广知道,他要死了。


灵魂本源在飘散,龙身千疮百孔。


“小龙,你喜欢我吗?”


喜欢你。


嗒。


一滴泪。


尘埃落定。









【华武】行至水穷处Ⅱ

·大家都有一丢丢的黑化值~

·设定温之22岁,归叹17岁,沈迟36岁。

·温之是14岁拜的师,归叹是捡的。

4.

沈迟和归叹都沉默着,片刻,沈迟高声道:“小之,好了吗?”

归叹心想:可真是温婉的语气。

……不复残忍。


5.

温之在厨房候了一刻多,听见沈迟的话语,疾步走至主厅,还是那个温润的道长,还带着那丝温和的笑意,“好啦。”

仿佛不曾听见那些互相针对的只言片语。

沈迟接过碗筷,夹了一块酥酥鱼到温之碗里,笑道:“小之,多吃点,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全。”

复又装作严厉道:“你唷,就是太天真温柔咯,之前有杀手追击你,你居然放过了他,只关进大牢,后来出狱了,趁你不小心伤了你,才晓得痛了嘛?”

温之不好意思地笑,“对不起啦。”

归叹很轻很轻地笑了一下,这个人真好呀,自己这样的恶人,何其有幸,才能遇见温之?

然后,喜欢上他,爱着他。

6.

饭毕,沈迟采了几枝芳菲林里开的最美的花,还有一捧纯白无瑕的雏菊。

捧着花,带着归叹和温之走上芳菲林的后山,走了许久,看见一座遍布青苔的陈旧的墓碑。

尊师暗香墨染之墓。

不孝徒沈迟立。

沈迟撂了撂袍子,缓缓地跪下来,归叹和温之一左一右放了一捧花,沈迟拜下去,喃喃道:    “师父,我今年又来看你了。”

“我的医术又进步了。”

“当初是我护不了你,这么多年,我已能活死人,肉白骨,我时时想,若是你还在就好了。”

“你从前嫌我水攻之法进度缓慢,岐黄之术也习得一知半解,现在我成了云梦武之极。”

“但是为什么,我还是护不了你。”

沈迟没转头,她对温之和归叹道:“你们先下山吧,我跟师父说会儿话。”

黄昏青冢。

温之和归叹慢慢踱步下山。

温之回头默默看了一眼沈迟。他头一次觉得这位,云梦武之极,他最令人敬重,也最温婉随和,讨人喜欢的师父,和从前、任何时候都不太一样。

他第一次几看见了沈迟身上的棱角,看见了她的骄傲甚至幼稚,还有悲伤。

就像狼,为了心爱的人磨平了利齿,消掉了尖牙,淌过千山万水,变得温柔而成熟。

可是它的心上人没有等在原地,水中月永远只会是水中月,眼前的人海再也不见心上人。

所以,狼还是狼。

【华武】行至水穷处Ⅰ

·大家都有一丢丢的黑化值~

·设定温之22岁,归叹17岁,沈迟36岁。

·温之是14岁拜的师,归叹是捡的。

1.

云梦武之极沈迟有两个徒弟。

大徒弟叫温之,温润如玉的武当,拥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,曾经多少姑娘来武当上香就为了见这位仙风道骨的道长一面。

二徒弟叫归叹,年轻俊美的华山,天下会武,一把锋利寒冷的剑刺穿了多少人,声誉鹊起。

归叹是沈迟捡回来的,三岁时似乎是被父母遗弃在江南寒色无边的芳菲林里,身上有一只玉萧,上书“归叹”,这支玉箫,是华山制式。

如此,归叹便入了华山学剑法萧法。

十七年后,冬暮春初,少年正驾着马飞奔向江南的一件小屋,嘴角挂着一丝风流的笑,使江南的姑娘们为之侧目,羞红了脸。

“吁——”听这声音,温之就知道谁回来了。

此时的他正在修剪院子里的几株花和枫树,花在这早春里似乎也开的靡丽至极,摄人心魄。

归叹看他缓缓抬起头来,逆着光,笑语了句:

“师弟。”

花姝丽,而你举世无双。

不敢高声语,恐惊天上人。

2.

“回来啦?”笑吟吟的云梦打断了这对师兄弟。

归叹咬牙。

沈迟温和地笑着,对他们说:“进屋吧,饭菜煮好啦。小之,你去拿一下碗筷吧,我和阿叹说会儿话,不要偷听哦~”

“好。”温之答应,闪身走了。

他并不明白沈迟为何支开他。

温之一走,沈迟脸色变得疏离而冷漠。

“墨归叹,我劝你好自为之。”

“别在我面前露出对小之龌龊的心思。”

“啧。”

3.

归叹嘲讽:“啧,‘云梦武之极’还真是冰清玉洁,老实说,你对他抱的不也是那样的心思。”

真是好笑。

什么云梦武之极,不过一张表皮。

沈迟脸色凝结成冰:“不是。”

她低下头,长发遮住了脸,看不清表情。

“你也好意思说,心里呐,还抱着你的白月光,却又肖想我的朱砂痣。”归叹面色寒厉。

他又语:“至少我是真心喜欢他,你呢?”

“我只喜欢他,一个人。”

沈迟抬头,看归叹那张脸。

不是的。

沈迟有千万种的辱骂和凌迟,偏偏不会也不想对他,更是不敢对他。

对这张二十三年前昼思夜想的脸。

她连辩解的勇气……都没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黑化小狼狗色气冷厉攻x温油沉郁朱砂痣美人受

黑化我喜~

顺带提一句温之不是无脑苏~他也有点黑~

现在看不出来哈。